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藏宝阁怎样分析跑狗图 > 飞轮海 >

当年的飞轮海到底有多火?

发布时间:2019-06-07 02:04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前些天,一场因八卦而引起的大型回忆盛宴在无数90后心里默契地举办起来,在微博以#你希望飞轮海合体吗#的选择题进行着。

  在#你希望飞轮海合体吗#上热搜之后的72小时后,在有六万多人的观众席里,有近百分之九十的观众搬好小板凳坐在台下期待飞轮海的合体演出。

  就连成员之一的辰亦儒都换好服装随时准备上台,早早地发话做出希望的选择,另外三位成员却相对沉默。

  事实上,“希望飞轮海合体”所折射出来的现象,是关于一代人专属的青春回忆要不要重启的问题。

  还记得,以前小学放学后我都会一边写作业,一边看星空卫视播的《终极一班》。

  初中的时候,蝉叫了的那个夏天却渴望天上来一场《夏雪》,隔壁班的那个写作很棒的男孩唱《只对你有感觉》,一想到你就会《越来越爱》,甚至还会《心疼你的心疼》。时隔多年,那个男孩的面容我都记不清了,可是那种青春悸动的感觉,现在回想起来,年轻的我们真的是好可爱呀,因为《我有我的Young》

  2005年12月28日,飞轮海正式出道。据悉,“飞轮海”之名来源于华氏温度Fahrenheit 的中文直译,取其温度之意,分别代表了四名成员的四种性格。

  辰亦儒代表 WARM,表示他的个性像春天般温暖,汪东城代表HOT, 表示他的个性像夏天般火热,吴尊代表COOL,表示他的个性像秋天般凉薄,亚纶代表COLD, 表示他的个性像冬天般冷酷。

  当年的飞轮海火到什么地步呢,大概是当时韩流冲击之下唯一能和韩国偶像男团一较高下的男子组合。

  在网络和社交媒体尚不普及的年代里,一部收视成绩突出的偶像剧足以带火一个偶像团体。

  其中最成功的当属有着“F4接班人”之称的飞轮海,2005年凭借着魔幻校园剧《终极一班》快速走红。

  其实这部剧中的男主角就是由汪东城、辰亦儒、炎亚纶三人所饰演,但奇怪的是,飞轮海中人气最旺的吴尊却只在这里参演了一个龙套角色,就连宣传海报上都不见他的踪影。

  而事实上,这部剧当初拍摄的时候,飞轮海这个组合还没有成型,由于《终极一班》播出后的火爆,他们四人所属的华研音乐才临时决定把四人集结在一起。

  吴尊就曾在《可凡倾听》中直言:“老板觉得这四个人还不错,那就组一个团吧!也不问你喜不喜欢唱歌”。

  最开始的时候,吴尊也一直拒绝,他表示自己只想拍戏。但公司方表示“这个团需要四个人,如果你不来,就很难成立“。

  2006年初,吴尊以男主角的身份携手林依晨共同出演偶像剧《东方朱丽叶》,随后,凭借其深情帅气的人设顺利走红。

  紧接着,《花样少男少女》、《公主小妹》等偶像剧更是让这个组合迅速蹿红海峡两岸。

  同年9月,飞轮海发行首张同名专辑,专辑中的每一首歌诉说一个青春故事以及美好的回忆。

  2008年1月发行第二张专辑《双面飞轮海》,专辑歌曲《为你存在》入选新加坡金曲奖十大金曲奖,9月,举办“想入飞飞“世界巡回演唱会。

  在那个三小只上幼儿园、归国四子上中学的时代,这四位留着杀马特造型的花样男孩占据了90后少男少女们很长一段时间的青春。

  当这碗青春饭同样快过了保质期的时候,四个人的的需求和目标就自然变得不一致,这个时候飞轮海最大的矛盾就涌现出来,吴尊汪东城和辰亦儒都年近三十,开始寻求各自的转型,而刚刚二十出头的炎亚纶则还能继续吃几年青春饭。

  他们其中任何一个人对人生道路的不同想法,都让这个正处于火红的男团开始走向分崩离析的道路。

  为什么他们其中一个人对人生道路的不同想法,就可以轻易地击碎那么多喜欢他们的人的梦呢?

  但是几年之后,四个人各有发展,吴尊公开自己隐婚的事实,还带着可爱的 Nei Nei 和 Max 上了《爸爸去哪儿》后,我才逐渐理解并敬佩他当时选择急流勇退的想法。

  有想法,有目标的人可以把这碗饭吃得更久一点;迷惘的人却一直在固有的、不适合自己的赛道上悄无声息地把这碗饭吃完了。

  吴尊的决定,坦坦荡荡,堂堂正正。其实是很多年轻人在「更换赛道」这个关键抉择上的模范。

  汪东城之后也向着实力派演员发展,可惜的是没有碰到真正优秀的剧本,还是在走偶像剧的老路子,但大东本身就是幽默的人,在抖音上也成为粉丝直逼千万的大V。

  炎亚纶作为队里年龄最小的成员,这些年来也是组合里唯一一直都在坚持音乐的,他对于音乐的执着和认真的态度从来都没有变过。

  虽然辰亦儒当时在组合中总是被埋没,但他却是组合里名副其实 “老好人“,除了他年少无知时期的”女装大佬“癖好之外。最近一次在《吐槽大会》上露面,很多人才发现他的可爱之处,但他富二代+高学历+高颜值的人设本来就堪称完美。

  吴尊、汪东城和炎亚纶以及飞轮海编外人员唐禹哲分别给他录制了生日祝福视频,恍惚之间,飞轮海好像什么都没变过,还是当年那举手喊“我有,我要,我可以”的少年们。

  视频里,辰亦儒边哭边说:“这三个人是我生命中很重要的三个人,像结婚这么重要的场合,这三个人一定要在。”

  他还说:“那时候大家要走了,合约要到了,我还蛮努力地在想要大家再维持一下。”

  一石激起千层浪,许多销声匿迹的飞轮海女孩们一边忙着痛哭流涕,一边忙着感慨四人十多年来的间接同框。

  但这两段话,大概足够慰藉那些年被他们鼓舞过的「飞轮海女孩 / 男孩们」了吧。

  因为即便再热血的故事,也有落幕的一天,但从不意味着那些热血过的人们就此消颓。

http://quid-squid.com/feilunhai/350.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